资讯库 厂家库 产品库 / 咨询专线:400-6668-369 / 服务时间:8:00-18:00(非节假日)
欢迎来到洛阳花都办公家具网,花都家具集团,中国最大的密集架生产厂家,中国十大钢制家具厂家!

中、西古籍修复的比较研究

目前,古籍保护工作越来越得到国家的重视,把这一工作列为国家重点保护工程,并逐步向数字化推进。除了中文古籍,很多大型公立图书馆还收藏有很多珍贵的西文文献。研究中、西古籍修复的异同有益于修复工作的全面进行,也有利于中、西古籍保护的深入开展。<br>  在比较中、西古籍修复的技术性差异之前首先要对中文古籍和西文古籍进行清楚的研究认识,研究古籍善本与普本的划分标准有助于在实际修复过程中分清主次,对于书写材质演变的研究有助于在修复中对于修补材料的把握,中文古籍使用的书写材料最早是龟甲、兽骨,之后是竹简、木牍、缣帛,直到纸张发明后成... 目前,古籍保护工作越来越得到国家的重视,把这一工作列为国家重点保护工程,并逐步向数字化推进。除了中文古籍,很多大型公立图书馆还收藏有很多珍贵的西文文献。研究中、西古籍修复的异同有益于修复工作的全面进行,也有利于中、西古籍保护的深入开展。
  在比较中、西古籍修复的技术性差异之前首先要对中文古籍和西文古籍进行清楚的研究认识,研究古籍善本与普本的划分标准有助于在实际修复过程中分清主次,对于书写材质演变的研究有助于在修复中对于修补材料的把握,中文古籍使用的书写材料最早是龟甲、兽骨,之后是竹简、木牍、缣帛,直到纸张发明后成为古籍的载体。西方国家经历了纸莎草纸、羊皮纸最后到纸张的使用。对装帧形式的比较研究有助于在“整旧如旧”时更好地还原古籍的原貌。中文古籍先后经过了卷轴装、经折装、蝴蝶装、包背装、线装,西文古籍则以简装和精装为主。
  中文古籍与西文古籍由于装帧和材质上的固有特点,决定了其在排架方法上的不同,也进一步导致其在使用过程中的受损类型及破损情况的差异。对排架方式的比较研究,有助于我们清楚认识到中、西古籍在提供阅读时的状态以及古籍受损的直接原因。对于受损类型的研究,有助于我们了解古籍的受损原因以及受损部位的分布。对破损情况的研究,有助于我们在保护古籍时更快、更准确的找到适宜的修复方法,对症下药。
  中、西古籍修复的相同之处是古籍修复的原则相同:“整旧如旧”、“抢救为主,治病为辅”、“整旧如新”、“修复可逆”、安全性原则、规范性原则。修复前都需制定修复方案:首先根据破损情况的分析,对待修古籍进行分级:轻度破损、中度破损、重度破损、严重破损、特别严重破损。然后针对古籍具体破损情况制定修复方案:第一,分析确定破损情况,探究诊断破损原因;第二,商讨提出修复方案;第三,报批修复方案。修复完成后都要进行验收交付。不同之处有修复纸张的差异:中文古籍用纸多为手工纸,在修复配纸时要遵循宁浅勿深、宁薄勿厚、宁多勿少的原则。西文古籍纸张基本上都是双面印刷的机械纸,在修复的过程中要选用薄的、韧性较好的日本棉纸进行修补。修复浆糊的差异:修复较薄的中文古籍时,需要调配稀浆糊,修补西文古籍时应使用豆浆色的稠浆糊。本文通过中文古籍《铁砚山房稿》和西文古籍《The opera goers' complete guide》的实际修复过程为例,进一步直观、详细地对比了两者的修复过程。然后引出古籍修复是应做到原生性保护和再生性保护兼顾。常见的古籍再生性保护方法有缩微复制、数字化扫描、影印出版、文献再造和整理出版。
  研究古籍修复的技艺,无论是中文还是西文古籍,都与其翻阅、流传、保存等经济适用目的相统一。随着图书馆事业的迅速发展,图书馆古籍修复早已不仅仅局限于中文古籍的修复,业务范围慢慢拓展到了西文和民国书籍的修复。国外的图书馆非常重视古籍的保护,有很多先进的修复技术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我们在认真研究中文和西文修复的异同时,更重要的是吸取其他国家的修复技术之精华,结合我们自己的实际把它运用到修复中去,在比较中学习,在学习中前进。
  

相关资讯